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甘洁 > 今年中国经济政策「进退两难」

今年中国经济政策「进退两难」

刊登于:2010年2月23日香港信报

人民银行在农历新年前,宣布再度提高存款准备金率零点五个百分点至16.5%,于周四(25日)生效。此举不仅令市场感到意外,更惹来对中国政府实行「退市政策」的忖测。对于中国经济的未来发展,我们不妨以最近的经济数据,从基本因素的角度细加剖析。可以说,目前的发展形势有点「进退两难」,对于如何拿揘经济政策的进退时机和力度,十分考验政府的睿智。

  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最新统计数据,1月份,中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(CPI)同比上涨1.5%。但一般分析相信,1月份升幅较小,主要受季节因素影响,预料2月中国CPI或将出现较高增长,而全年同比增幅将在3%4%左右。很明显,目前市场关注的焦点,是通货膨胀压力,会否加速中国央行抽紧银根,实行加息,并且在压抑资产泡沫的政策下,对股市和房地产市场构成较大波动。

  从过去一年的情况看,经历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,中国政府及时采取行动,并提出一个四万亿救市方案的刺激经济计划,的确有其成功的一方面,令经济暂时走出了低谷,出现了高速经济增长。但是,此举也留下了严重隐患。譬如说,信贷的过度扩张。很多资金进入股市和房地产市场,使这两个市场都有资产泡沫成份。

  希腊债务危机突显复苏脆弱性

  踏入2010年,经济仍持续增长。据国家信息中心于2月初的报告中指出,由于刺激经济政策的效应持续,因此,预料首季度经济增长率有望持续上升,并扺11.5%左右。然而,经济持续回升,并不能由此确认中国经济根本好转,完全摆脱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,甚至出现「过热」。最近希腊主权债务危机,就突显了全球经济复苏步伐脆弱性一面。

  事实上,中国第一季度GDP增速比较高,与去年同期基数低直接相关,去年第一季度,中国经济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,处于低谷,增速为6.2%。另一方面,今年首季度投资与消费增长较快,主因是依靠政府采取的一系列经济刺激政策和措施,实际上,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仍嫌不足。因此,笔者相信,今年的经济发表还面对很大的挑战。

  在政府去年的宽松货币政策下,信贷扩张过度,形成股市和房地产市场出现泡沫。今年市场难免要进入一个调整期。政府的政策,当然是希望「软着陆」。但这个软着陆无疑还有很多挑战性,其中流动性的问题,是其中一个棘手部分。因为流动性有一个自我实现的过程。当大家预期股市会上升,就会吸引流动性涌进来,这样一来,也就会推动股票价格进一步上扬。当股票上升,意味流动性涌进来的决定正确,结果引发更多流动性涌入市场,造成一个螺旋式的增量上升循环。

  资产泡沫不容忽视

  反过来看,取消流动性,也会引起同样但方向相反的循环。过去几个月,其实已经出现了这种情况。当新股上升,不管是首次公开招股(IPO),还是二次发售,流动性进来以后,获利套现的资金一动,股市就开始下跌,触发流动性应否撒退的疑虑,当众多投资者唯恐失去先机,引致更多流动性撒退,导致市场急挫,这种「放大」效果,都令市场升跌的风险更加厉害。这种情况,就对市场的「软着陆」构成很大的挑战。

  事实上,资产价格泡沫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。由于高流动性会触发通胀预期,而且在经济复苏没有重大威胁的表象下,会使投资者信心过度膨胀,一旦投资以高杠杆进行,则资产泡沫爆破将对实体经济构成损害。因此,面对目前的情况,中国政府其实也希望市场有一些调整。但笔者认为,这不是一件易事。因为政府希望股市能够一步一步「软着陆」,进行调整,但另一方面亦希望像首次公开发售等继续如常进行,即股市仍要发挥集资和推动企业发展的功能。这种夹纒混杂的政策目标,要「鱼与熊掌」兼得,并不容易。因为只对市场进行「微调」,但「微调」收效不显,一旦加大力量,则市场便反应过度,因而使政策目标的难度很大。

  实现退市暂无端倪

  正如前文分析,虽然第一季的经济增长达双位数字,而且最新的1月份消费物价的升幅小于预期,但基于增长有潜在不稳定的因素,因此,中国政府「退市」时机,显然并非时候。从政策的角度看,今年还保持七万亿的新信贷增长,可以说暂时没有退市端倪。然而,为了保证流动性总体合理充裕,防范通胀预期加剧,预料央行在货币政策工具运用上,会采用灵活手法。虽然流动性充裕格局不会出现重大变化,但央行公开市场活动反向操作的可能性加大,即资金或由净投放改为一定程度的净回笼,因此,金融业内人士估计,央票利率也会出现小幅攀升;也不排除央行或会逐步提高银行存款准备金率。

  笔者认为,中国目前并未实现退市政策的打算。虽然,央行自去年12月以来,有收紧货币异常宽松的迹象,包括在1月份,把存款准备金率上调了0.5个百分点,并在1月份实施了贷款额度措施。但这样做并不表示全面控制贷款的规模,只是控制贷款的步伐,避免早段增长过速加剧通胀压力而已。由于今年再没有像去年那样,政府积极「救市」的政策支持,所以金融市场难免易跌难升,而且市场对加息的反应,往往带有强烈的情绪性,故而潜伏大幅波动的风险。在经济基本因素方面,据中国科学院预测科学研究中心于2月上旬发布对中国经济重要指标的最新预测。投资、消费和净出口这推动经济增长的三大火车头,对今年GDP增长的拉动分别为6.3%4.2%-0.5%;在全力「保增长」的去年(2009年),投资、消费和净出口对中国GDP的贡献,分别为8.0%4.6%-3.9%,亦即预期今年投资的增长动力会有所回落。可以说,退市政策和对房地产的调控政策是否合宜,是今年中国经济能否稳定增长的关键。

  市场低效率加剧投资风险

  在对房地产和股市的政策调控方面,由于流动性宽裕的格局未变,加上流动性容易受投机和风险变化冲击,笔者相信,政策难度相当大。事实上,中国这两个市场的内地个别参与者不是成熟的投资者,跟风炒卖和情绪波动激烈,使政策调整困难重重。 譬如,因为没沽空机制,投资者只能在升市中赚钱,不能在跌市中沽空图利,这样一来,投资者只有在升市中,一窝蜂入市,疯狂买卖,甚至采用高杠杆进行投机,这种非理性的投资行为,使市场沦为像赌场般,风险愈来愈更高。

  看深一层,基于内地的投资渠道有限,内地居民热衷投资股市和房地产保值,情况相当普遍,甚至有个人购入几十套住房,反映了这种投资结构相当不健康。笔者认为,问题的关键,是内地很多行业没有开放,民间资金缺乏出路,居民只有很少的投资渠道,故此多把资金放在房地产市场,而金融市场的效率低,银行又把资金放在国企身上,导致国企的借贷不断增加,危机隐伏。若然中国不改变这种投资市场结构和提高金融市场的低效率,中国经济发展会有相当大的波动风险。

  开放民企经营扩大资金出路

  笔者认为,解决这个问题,中国需要开放民营企业的经营,优化经济增长的结构。据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穆虹在最近召开的「2009年度中国民营经济发展形势分析会」上透露,按照国务院的工作部署和要求,国家发改委如今正酝酿推出新一轮鼓励民间投资的政策措施;而发改委也针对民营企业市场准入难,而研究新措施。这个发展方向值得注视。

  事实上,中国国内民营企业在若干行业的市场进入相当困难,甚至完全「无路可进」。譬如电信业,民营企业便不得其门而入;石油业,国家也规定上游的勘探开采,民企不允进入。虽然国家鼓励民间资本投资铁路,但民企却不愿进入,因为没挣得回报相当困难。因此,中国必须对民企经营加以开放,用新政策措施,来优化产业结构,显然是刻不容缓的,否则,民间资金只瞄准房地产市场,最终会成为发展结构失衡的隐患。

  人民币汇价问题争论升温

  在进出口方面,据中科院预测中心的估计,随着外部环境改善,2010年中国进出口贸易将表现出明显复苏。预计2010年的进出口总额,同比增长17.6%左右,顺差同比增长4.8%左右。不过无论如何,人民币升值的问题,始终成为一个市场炒作的因素。

  2月初,美国总统奥巴马向国会参议院民主党政策委员会的议员发言,虽然在演讲中没有提到人民币汇率问题,但在回应民主党参议员斯庇特尔(Arlen Specter)提问时表示,中国和亚洲将会继续是美国出口的庞大市场,但必须处理汇率问题,以确保美国产品不会面对「庞大的竞争不利因素」,可以看到,人民币升值问题又会成为市场的焦点。笔者相信,长远来看,人民币汇价会上升,但若欧美国家采用压力,迫中国政府就范,效果往往适得其反。然而无论如何,从最近中国经济发展和全球经济环境情况看,今年中国经济政策需要应对多重挑战,政府应着眼长远利益,果断把握进退的时机与力度。



推荐 16